无名星座·夙夜

犭句 石匝:

半个喙:

创作的底线在哪里?

这是我今天一直在思考的事情。

“有趣”这件事很微妙。某天,你看完电影回家,在小区门口发现几个孩子在兴高采烈地摔打一只流浪小狗。你赶紧上去阻止,那些孩子却不服气地向你大喊:关你什么事?你喜欢狗你去找其他喜欢狗的人玩啊!我们大家都觉得好玩,你非要跳出来说不好玩,我们去别的地方玩你还不让,你是想把我们逼死吗?人重要还是狗重要?你是不是有病?

例子举得不是很好,但很贴切我今天看到一些维护那篇漫画的言论时的感觉。

有些“有趣”,是不可以去触碰的。

作者真的拥有很大的权力,当我们在创作什么东西的时候,我们就是造物主。我们可以轻易地捏造一个世界,编造一段故事,用来“愚弄”读者。如果我把歧视写得很有趣,那它就是真的有趣——至少在这个世界是这样的。我有一万种方式可以让读者非常轻易地接受这点,比如用诙谐可爱的笔触去描写人物、把环境塑造得很自然、甚至让被歧视的人也乐在其中。可是那真的有趣吗。那是可以变得有趣的事吗。

对作者而言,你笔下的世界的样子和你的样子必然是有着联系的,作品的格局体现着作者的格局、作品的认知也体现着作者的认知。我们有责任去表达好的东西,因为创作这件事,它就应该发于真正有价值的情感。

所以我仍然坚持,任何从根源上冷漠、恶俗、令人不适的作品,就应该受到抨击。

在有人对内容表达出反对之前,那篇漫画下面有130多条评论,全都在哈哈哈。这才是最令我感到不适的地方——大家躲在着“玩梗”的纸面具后面,理直气壮地用对一个角色的折磨取乐,仅仅因为他是一个虚拟角色,他就可以不用被当作人看待。

这真的没有问题吗?我们不想要这个错误的、正在持续给人伤害的内容存在,是上纲上线无理取闹吗?

我写这篇杂谈,和我是不是角色厨、是不是cp粉都没有任何关系。虽然的确我是因为那篇漫画才感觉胸中郁郁不吐不快,但比起表达对那篇漫画的不满,我更多地是想以一个创作者的身份自警自省。

顺便,到现在为止还有很多人聚在那篇漫画下面吵架,而那位作者本人,看上去并不打算再理会任何与这篇漫画相关的纠纷了。

最后附一条微博图吧,虽然并不很贴切我这篇杂谈,但仍然是条创作者的箴言。

我们真的需要时刻记得,作为作者,我们不能做什么,又应该做到什么。

评论

热度(1929)

  1. Start囡子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创作理念,总结的很优秀(老干部发言)